泛员网> 新闻动态 > 养老基金投资首批规模不超三千亿

养老基金投资首批规模不超三千亿

时间:2016-10-31  阅读量:528  来源:泛员网

导语:历经一年有余的筹备,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工作即将正式开启。

历经一年有余的筹备,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工作即将正式开启。

10月25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将由社保基金理事会牵头组织评审委员会,在年内优选出第一批养老基金管理机构,同时,组织第一批委托省份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合同,正式启动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工作。


那么,谁将会成为首批契约托管的地区?又有哪些养老基金管理机构进入此次运营的第一梯队?

“地方养老基金委托投资范围包括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三类,但目前只有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积累时间长,并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结余。因此,此次地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入市的托管安排,主要针对的是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10月26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为谨慎起见,首批签约省份应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合过千亿的省份中产生,等待积累一定的托管经验后,再进一步扩容签约省份范围及托管规模。

而对于首批养老基金管理机构的选择,某大型险企业内人士崔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第一批入围的一定是最标准、最规范的管理机构,按《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相关规定,目前具有社保基金投资管理资格和年金基金投资管理资格的专业机构不到30家,管理机构名单应会从中产生。

首批资金规模不超三千亿

众所周知,参与中央实现统一投资运营的资金是地方上沉淀下来的养老金,也就是说地方养老金有结余,而且结余越多进入首批契约托管的几率越大。

“昨天,我刚刚拿到全国各省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过千亿的省份共有7个,它们分别是广东、山东、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和四川。在这7个省市中,除了广东省拥有6135亿的结余外,其他省市均在一两千亿的规模,因此,首批签约的名单很有可能在这7省市中产生。董登新表示,由于广东和山东两省养老基金已经处在托管状态,另外5省市则成为首批签约的可选重点对象。

2012年3月19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将1000亿元养老金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这是地方养老基金入市的首次尝试与试点。此后,2015年2月17日,山东省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结余基金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工作正式启动,并将首批100亿资金划拨到位。当年的8月底,山东再次归集基金结余400亿元划转到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指定账户,至此委托资金总规模达500亿元。

根据所披露的数据不难发现,广东总的基金结余与委托资金规模的占比约为6:1,山东的这一比例约为4:1。有了各地具体的基金结余数据,有了以往的参照比例,那么,首批资金规模的范围也就有了一定的框定。

“比照广东和山东两省的托管规模,另外5省市托管规模各自不会超过500亿元,由此可见,首批签约托管总规模大约为两三千亿元。”董登新表示,之所以没有将山东和广东纳入其中,是因为预估它们暂时不会追加托管额度。

2016年3月起,全国各地开始下调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费率,其中,广东调低至14%,山东调低至18%,明显低于其他省份20%或19%的单位缴费水平,这将影响当年的收支平衡,甚至今明两年,这两地或许需要开始动用往年的基金结余,为此,广东和山东追加托管额度的可能性极小。

同时,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虽然名义上实现了“省级统筹”,实际上仍是“市县统筹”,只不过全省设有一个“调剂基金”而已,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仍分散掌控在2000多个统筹单位,它们自收自支、各自为政,这也使得地方养老基金结余归集的规模可能会大打折扣,甚至远不及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多。

投资组合需保证足够的流动性

地方养老基金委托投资、入市托管,既有利于基金的保值增值,又有利于提高基金运行的规范性与透明度,也正是基于这一成功试点,推进了地方养老基金入市托管从试点走向全国。

截至2015年底,广东委托资金权益1196.49亿元,其中,委托资金1000亿元,累计投资收益314.27亿元,扣除按合同约定返还首个委托期2年期应得收益117.78亿元后,首个委托期满至2015年末的投资收益累计196.49亿元;山东委托资金权益536.95亿元,其中,委托资金500亿元,投资收益36.95亿元。

“通过计算可以发现,广东委托资金1000亿元,4年累计收益率为31.427%,年均收益率为7.07%;山东委托资金不足一年,总收益率达7.39%。很显然,这一收益率水平远高于地方养老基金购买国债的收益率。”董登新称。

然而,地方养老基金不同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其投资风格也会产生较大差异。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是国家战略储备,是长期净积累、净储蓄,它平时很少动用,而中央财政每年持续拨款确保了其稳健增长。因此,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可以设定更长期限的投资期,并能保持稳健而跨周期的投资组合,这样的投资风格更能分散风险,提高长期收益率。但地方养老基金则是基于2000多个统筹单位“现收现付”的短期性结余,这种分散的动态结余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它们可能随时要动用往年的结余基金。

那么,地方把结余的养老基金进行托管后,恰逢托管期养老金收不抵支时该如何解决?

“首先,各地需留够相当部分的备付金再去进行托管;其次,相对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投资而言,地方养老基金的投资周期应相对较短;最后,投资组合必须保有足够的流动性资产,并要将安全性放在首位,严格控制风险,因为这是百姓真正的‘养命钱’。”董登新表示,从这一意义上讲,地方养老基金应以固定收益证券投资为主,在入市初期应严格控制“炒股”比例,起步阶段可以将股票投资控制在10%以内,踏准市场节奏,适时适当逐渐增加股票或股票型基金的投资比例,在股市深度探底时可加大股票买入力度,这样既可起到“救市”的作用与示范效应,同时还能低价买入、拿到廉价筹码,这是一举两得的公益性投资行为。

同时,董登新建议,合约上应有附加条款:一是投资收益的回拨;二是本金的拨付,从而保障地方未来一旦出现收支缺口时的资金只需。

也就是说,投资运营期间,投资收益可按年拨付给地方,同时,基金的托管一定要保证足够的流动性,地方一旦遇到支付困难,以便确保部分本金的及时兑现,这样不光实现了基本养老金的保值增值,同时也解决了参与委托投资地区的后顾之忧。

  • 业务咨询
  • 员工服务
  • 预约演示
  • 咨询热线
  • 微信咨询